最新动态

『激情?#24359;?#20098;倫?#24359;?#26657;園春色?#24359;?#20154;妻?#24359;?#21476;典淫俠』

威而鋼 犀利士樂威壯 必利勁

笑傲神雕

2017-3-29 古典淫俠小說

天近拂曉,寒氣在林中彌漫。
陶醉在情欲中的黃蓉慢慢清醒過來。股間又感覺到了硬硬的陽具,碩大的龜
頭正在股溝探頭探腦。
這淫賊倒好本事,黃蓉臉紅紅的想:這麼快就又硬起來了!
高潮余韻仍在,黃蓉忍不住美臀翹起,灌滿了精液的陰戶套上了粗大的肉棍,
四下無人,當真是毫無顧忌,輕車熟路,暢快的套弄了?#19978;攏?#21482;覺得早晨的擎天
一柱粗的嚇人,感受與晚上不同,更深入,更緊繃。
身下的尤?#22235;?#21891;了兩聲小娘子啊好舒服突然伸出手抱住了
黃蓉的屁股。黃蓉大吃一驚,隨即察覺他的兩手倦怠無力,這下抱住她,只是出
於本能,并不是睡穴已解。放下心來,便感覺到這尤八雙手往下使力,下身陽具
不斷上頂,龜頭在柔嫩的陰戶內亂撞。
這淫賊!黃蓉忍不住嬌吟出身,體內的快?#37266;?#36895;凝聚。
啊!又來了!乳房鼓脹,分泌出香甜的乳汁。黃蓉螓首後仰,身體在不
住聳動,卻忽然感覺到:天,快亮了!
一發現這個事實,黃蓉就如雪水淋頭,瞬間清醒過來,回到了現實。她是大
俠郭靖的妻子,是東邪黃藥師的女兒,她還有三個兒女,還有無數的英雄豪杰等
著她去解救!她不能只顧自己陶醉在情欲之中!
身上的快感還未消除,身下的尤八還在本能的挺動。
黃蓉俯下身,溫柔的在尤八臉上印了一吻,低聲說道:謝謝你給我的快樂!
不過你我今日春風一度,只是巫山一夢!言畢不舍起身,將地上衣褲略一收拾,
往後輕飄,疾退入林?#23567;?br /> 她來到藏衣物的樹下,默默的穿好?#36335;?#24515;內滿是難言的情緒。一個晚上,
與尤八假戲成真,顛鸞倒鳳,大大對不起靖哥哥;可是過錯卻在自己身上。要
不是靖哥哥那麼?#33081;]碰我,我又怎麼會上那個淫賊的當!黃蓉恨恨的想,不由
對郭靖產生了無窮的怨懟;眼前掠過尤?#22235;?#21487;惡的面容,啊!黃蓉腦海中閃
過尤八抱著自己豐滿的大?#22871;?#22823;吮,一會又是他抱住自己的屁股笨拙的聳動,
羞死了!黃蓉的雙手不自覺的在自己的傲人雙峰上劃過,一面思忖,等會
是否還要和他一起上路?想到要和尤八一起上路,芳心不由又是害怕又是期待。
一切看天意吧!若是他能趕上,那我就黃蓉臉紅紅的想。哎呀!
這時林中傳來一聲驚?#23567;?#36889;大笨牛醒了!黃蓉心裡忽然充滿了惡作劇的快樂。
不知道這淫賊發現身上的痕跡會怎麼想!黃蓉?#36335;?#21448;回到當年與郭靖?#32670;b江
湖的年代,心內的煩惱不覺消失大半。
回到客棧,店夥計已在擦桌抹凳,生火做飯。一些早起的客人在收拾行李。
黃蓉匆?#19968;?#21040;房裡,倒在床上假寐。身體勞累了一晚,雖武功高強,也頗感疲倦
;精神卻極為亢奮,輾轉反側,不能入眠。整晚狂歡的畫面不時掠過。一時想到
對不起郭靖,便懊悔不已;一時想到尤八,便情難自已;又忽而想到尤八的伏鳳
十八手,不覺悠然神往;反應過來,?#20013;?#24471;恨不得鉆到被窩裡去。正在情熱如沸
的當兒,門外響起尤八的大嗓門:黃九兄弟在嗎?
黃蓉一驚,知道自己情緒太亂,以致人來到門外都不知道。坐起身,發覺雙
峰鼓脹,奶汁滲出來,往襠下一摸,濕淋淋的。啐了一聲:昨晚還沒喂飽你!
打了陰戶一下,趕緊找干?#30142;?#20102;擦,又整了整?#36335;?#25720;了摸面具,這才打開門。
一開門,就見尤八晃晃悠悠走進來,看見黃蓉,好比見了親人,張開雙臂就
抱上來:黃兄弟,你可得救救我!黃蓉一矮身,鉆到尤八背後一?#30130;?#23588;八踉
踉蹌蹌跌出去,正好撲到床上。
尤八就勢扒在被子上,嘴裡嗚嗚咽咽的說道:黃兄弟,你可一定得救救我!
黃蓉思忖道:難道遇上了大敵?卻聽尤八說道:我昨天晚上遇到了女鬼!
黃蓉不由撲哧一笑,忙伸手捂住嘴,瞪著尤八道:看什麼看!
尤八指著她目瞪口呆,半晌才說:兄弟這下好像女人!
黃蓉知道經過昨晚的交歡,自己對尤八實已失去了戒心,這?#24597;?#20986;女兒相來,
趕緊正心誠意,心裡念叨:我是郭靖的妻子,我是芙兒丶襄兒丶破虜的母親,
不可便宜了這淫賊!念了好幾遍,擡眼向尤八看去,發現這廝正賊眼溜溜的打
量自己。趕緊轉移注意力,咳了一聲,問道:哥哥遇鬼之事,還請細說。
這個問題正對尤八心肺,拍了拍床沿,往裡挪了挪身子,對黃蓉道:兄弟
且坐,待哥哥說與你聽。仰躺在床上,雙手枕頭,說道,哥哥幾日未近女人,
當真是憋得火燒火燎,半夜頂?#32654;?#39640;,恨不得一下來十個八個美女,一解心頭之
火黃蓉聽得難受,一眼又瞥見尤八下身那鼓鼓囊囊一大團,臉紅耳赤,不
敢坐過去,站著又太過著跡,於是倒了杯水,端給尤八,道:哥哥喝杯水,慢
慢說。
尤八不接水,盯著黃蓉道:兄弟信不信哥哥的話?
?#29275;?#24590;能不?#29275;?#40643;蓉將水端近尤八嘴邊,說:我還知道哥哥伏鳳十八
手,無往不利呢!
尤八慢慢伸手,捉住黃蓉手臂,拉她坐在身邊,也不用手,只用口去就杯子,
似有意若無意,含住黃蓉的手指,吮了一大口水,贊道:兄弟的水真好味!
黃蓉卻有如被雷劈中,她明明有千百種方法可以躲開,卻偏偏動彈不得;大抵初
嘗性滋味的男女,最是癡纏,一見面,身體裡?#36335;?#26377;吸力似的。黃蓉不久才從尤
八身上爬起來,甜美的性愛令她的身體對尤八的身體渴盼不已,這時對尤八的輕
薄自然是毫無抗力。她渾身的火焰?#36335;?#37117;從被抓到的手臂,被吮吸到的手指噴涌
出來,熟悉的快感一下海潮般涌來,使得她一下?#36335;?#22833;聰似的,任由尤八戲弄。
那邊廂尤八一只手環著黃蓉的腰,一只手取下杯子,笑道:我們兄弟來個
聯床夜話!摟著黃蓉滾到床上,手一下伸進黃蓉的?#36335;?#35041;,道:兄弟果然是
女人!怪道我總覺得有點異樣!嘴隔著?#36335;?#21676;著挺起的蓓蕾,嘖嘖出聲。黃蓉
嬌軀發軟,乳液四溢,雙腿交叉廝磨,身體上挺如弓。雙手推在尤八胸前,嬌軟
無力,心裡卻知道絕不能讓尤八得逞。纖手微一用力,壓住尤八,尤八掙不動。
淫賊自有淫賊的法子,尤八伸出長舌,沖黃蓉手上亂舔,舒癢的感覺似火一般直
燒?#36817;S蓉心裡,黃蓉忙不疊的松手。
尤八一聲怪笑,湊近咬了她耳垂一口,說:兄弟不從,我尤八絕不勉強。
黃蓉松了一口氣。尤八的手卻毫不放松,在她豐滿的乳房上彈捏揉抹,無所不為。
乳液汩汩,下體?#19981;?#28629;不堪,心裡暗恨:這小賊說不惹我,手卻如此下作!
欲待翻臉,心實不舍;若要就此讓尤八得逞,心又不甘。忽然耳朵裡一陣發癢,
直癢到心裡,原來是尤八往裡吹氣,對她?#37027;?#22320;說:兄弟這雙?#22871;?#26368;是妙物!
這句話恍若火上澆油,黃蓉正在天人交戰,聞言再也難耐熊熊欲火,咬牙暗道:
罷罷罷,姑奶奶就放縱一回,反正這尤八不知我是我!玉手一探,抓住了尤
八的陽具,只覺挺硬如鐵,隔著褲子擼動了幾下,正待不管不顧,騎馬上陣的當
兒,門哐哐哐的敲響。
客官!門外店小二喊道,早點可要送些進來?
房內兩人一下僵住。
欲火漸漸從黃蓉眼中消退。尤八惱怒得喊:滾遠點,不要攪擾你老子!
黃蓉卻是撲哧一笑,心內三分輕松,倒有七分遺憾。
不理唯唯諾諾的店小二,二人并排仰躺在床上,半晌沒有說話。
尤八轉過頭來,見黃蓉目光炯炯的望著他,老臉微紅,說:兄弟莫怪,哥
哥是太過震驚,實在是冒瀆了!見黃蓉不理,訕笑道:兄弟可否看在哥哥命
不久矣的份上,饒過哥哥一遭?哥哥實在是活一天少一天了!尤八胡子拉雜的
臉上充滿了滄桑,語調真誠,不時?#20154;?#20841;聲。
黃蓉不由?#33021;洠?#21462;出兩粒九花玉露丸遞到尤八嘴邊,嗔道:知道哥哥采花
被女人傷到了!吃我這毒藥,死去了吧!尤八豪氣的說:兄弟給的毒藥,說
什麼也要吃!就著黃蓉的手掌吃下藥,對黃蓉嘆息道:兄弟誤會我了,區區
小傷算得了什麼。實在是昨晚啊,被女鬼吸干了精髓!
黃蓉暗笑。
尤八騰地坐起身,道:那女鬼實在漂亮!被這麼一個女鬼上了,死也值得
啊。又嘆氣道:可憐了我的那些老相好,又要獨守空閨!黃蓉心中暗惱,
這淫賊相好無數,哪怕她賽比天?#26705;?#24656;亦不能占據他心靈;隨即又暗罵自己:你
個小騷貨,這個淫賊是你什麼人,值得你這麼為他花心思!
嘴裡卻應道:你是說我丑了?心裡一驚,忖道:我怎麼有點吃醋的味道?
尤八說道:兄弟你自然不丑,反倒很是清秀,只是那女鬼美得實在不食人
間煙火,?#22871;?#21448;白,皮膚又好。我怕以後對著女人就會想起她,那還叫我怎麼痛
快的玩兒女人啊!一只手卻伸進黃蓉的襠部,在她陰戶上揉揉捏捏。黃蓉把他
的手拉出來,?#31895;?#25163;上晶瑩的汁液,強作鎮定,問:這就是你的不玩女人?
尤八傻笑:嘿,習慣,習慣了!
黃蓉不知道自己該笑還是該惱,只覺好些年沒有這種情緒了。
忽聽外面柳三娘嬌嗲的聲音傳來:我的好公子爺,該用早點啦!旋即一
個男子的聲音:小美人,一個晚上還沒喂飽你嗎!
黃蓉記起大事,道:哥哥,天已大亮,該趕路了。
尤八自知理虧,爬起身道:兄弟你安歇,哥哥去打點,包你滿意。
黃蓉迷迷糊糊睡不到半個時辰,尤八果然會辦事,叫人送了些精美的點心到
房裡,兩人用罷,尤八又找了輛馬車代步,黃蓉自然不會?#33433;^。
柳三娘和錦衣公子趕路絲毫不急,二人并肩坐在馬車前面,打情罵俏,羨煞
旁人。黃蓉有點怕了尤八的祿山之爪,坐在車裡,尤八老老實實趕車。許是昨夜
把他嚇壞了?黃蓉忖道。
日頭漸漸中?#30130;?#22825;熱起來。
黃蓉倦意上升,卻不敢真個睡去。
忽聽咯咯一笑,睜眼瞧去,柳三娘嬌笑著,閃入旁邊的樹林,錦衣公子一臉
猴急的跟著撲進去。
這兩個狗男女!尤八滿臉都是艷羨的罵了一句,好饅頭都叫?#25151;?#20102;!
黃蓉皺眉道:你說什麼?尤八道:你看這兩個狗男女,大白天的都要
野合!
黃蓉聽言暗想:莫非柳三娘發覺有人跟梢,借故遁走?想到這裡,覺得無論
如何都要去看上一看才能安心。對尤八道:哥哥且停,我去小解便來。不待
尤八答話,便搶入林?#23567;?#26519;中枝葉繁茂,極是蔭涼,熱氣為之一去。
黃蓉豎起耳朵,步步為營,約行了數百步,猛聽到左側流水嘩嘩聲中間雜著
女子的笑聲。黃蓉不敢直接走過去,往左拐了?#25758;劍?#30475;見一條寬約五六?#26705;?#23736;邊
雜草叢生的小河橫在面前,不由心中一喜。她水性極佳,見水則喜,兼且可以洗
去昨晚沾惹到身上的污垢,正是一舉兩得。不愿弄濕?#36335;?#22905;小心將?#36335;?#33067;下藏
好,露出潔白如玉的胴體,扎好秀發,悄沒聲息的溜下水,貼著岸邊,往笑聲發
出的地方潛過去。
?#20302;?#24478;水裡探出頭,找了處雜草茂盛的地段,停下來,往岸上望去。一望,
兩眼睜大,再也舍不得轉眼。
只見岸邊一小片平曠的土地上,用松軟的稻草搭了一個大大的床,兩個肉蟲
在上面翻滾。柳三娘的?#36335;?#37117;鋪在稻草上,她媚眼如絲,膩聲對那男子說道:
公子爺整晚勞累,就讓小女子服侍您!言畢,托起男子的陽具,滿是享受的
舔弄起來。
黃蓉從沒想過男人的陽具還可以這麼玩,見柳三娘舔得有味,眼睛不時半瞇,
顯是情動。心下疑惑,舔男人的那玩意兒自己很舒服嗎?腦中略一想象,闖入來
的卻不是郭靖,而是尤?#22235;?#29465;獰的陽具,嚇了一跳,趕緊不想。
眼睛不由自主的盯在那陽具上,柳三娘嬌艷粉嫩的櫻唇正緊裹著陽具吐出吞
入,男子發出滿足的呻吟,聽得叫人心兒發顫。她結婚多年,產下子女三人,卻
因郭靖呆板,床上歡愛不僅數量不足,質量也是極低,從沒品嘗過那種極端的性
愛之樂,在尤八身上,也不過是稍稍發洩久積的情欲。是以此時看到柳三娘的舉
動,不亞於小處男第一次看a片,心激動得欲蹦出口來。幸好水流潺潺,將她的
心跳喘息聲掩蓋。
哇!一聲驚叫驚醒三個沉迷於情欲中的人。
尤八傻呆呆的站在樹林邊緣,目瞪口呆,一縷晶瑩的唾液掛下嘴角。好白
的小娘皮喲!尤八好不知死活,?#23588;?#36996;敢調戲柳三娘。
那男子把柳三娘拉起來,抱坐在懷中,就那麼赤裸裸的對著尤八,微笑不語。
柳三娘卻雙眉逐漸立起,從男人懷中站起,一步一步走向尤八,赤裸的雙峰亦一
顫一顫,嘴裡卻笑道:這位英雄想看,那就留下來看個飽好了!駢指一點,
定住尤八穴道,舉手便欲劈下。
那男子忽地竄上,托住柳三娘手腕,說道:三娘,就讓這莽漢在旁邊觀看,
正好助興!三娘回手抱住她,眼珠一轉,說道:不能這麼便宜他,得讓他為
我們說詞解悶,敲鼓助陣!說得不好就殺了他!擡腿一腳,將尤八踢到水中,
上半身搭在岸邊,下半身搭在水裡。
黃蓉卻是有些氣苦,這莽漢驚擾了柳三娘二人也就罷了,?#23588;唬尤?#19968;落到
水裡,就恰好把兩只腳駕到自己的肩上!這時又不敢動,待會就要這淫賊好?#30130;?br /> 尤八掉到水裡,掙扎欲動,卻發覺全身麻木,唯口舌未封,回想柳三娘的話,
明白這小妖精?#23588;?#26159;要自己說話以助她淫興,他是風月場中常客,卻也從沒這麼
玩過,不由興致大發,叫道:小娘子好手段,尤八敢不效命!
柳三娘回眸一笑,倒在男子懷中,兩人唇舌相接,嘖嘖?#26032;暋?#26611;三娘用眼一
勾尤八,尤八知機,學足了說書人,說道?#22909;?#20154;懷是英雄冢,最美不過香舌水。
那柳三娘不住的一路吻下去,由嘴唇到乳頭,到?#24708;殻?#21448;到陽具。陽具本已
疲軟,柳三娘舔弄幾下,便硬掙起來,獨眼猙獰。尤八曼?#26274;?#36947;:都說那牛啊
牛二哥,牛二哥,一只眼,頂得破天,捅得破地,啊硬啊硬梆梆!一朝來到溫啊
溫柔鄉,粘糊糊,濕噠噠
黃蓉不知道他在說啥,視線又被尤八擋住了,貿然離開,又怕尤八嚇著,遂
傳音給尤八道:我是黃?#29275;?#22312;你身下,別?#29275;?#25105;會救你。伸手解開他的穴道,
又用幾簇水草托住尤八的腳,自己從尤八身下轉出,好奇的看尤八描繪的到底是
什麼。
尤八微滯了滯,這廝也頗機變,馬上把注意力投到柳三娘二人上去。這時那
男子坐在床上,用手撫弄柳三娘頭發,似乎不滿足,湊到柳三娘耳邊說了句什麼,
柳三娘笑了起來,雙手撐地,兩腿朝天,來了個漂亮的倒立,?#21448;?#38617;腿打開,將
陰戶裸露在男子眼?#21834;?#30007;子兩眼死死的盯著陰戶,兩手握著柳三娘的小蠻腰,把
陰戶舉到自己眼前,深深的吻下去,頭左右擺動。柳三娘大張著腿,雙手抱著男
子的屁股,找到陽具,狠命吞吐,頭部大起大落。黃蓉看得呆住,紅暈上臉,雙
乳發脹,心裡不住叫道:還有這樣的弄法!這莫不就是神龍見首不見尾!
尤八也極是佩服,無意識的隨著兩人的瘋狂動作哦了半天,憋出一句:
原來武功高,花式也這麼多!黃蓉眼力極強,只見男子的陽物在舔弄下,青
筋暴突,更加碩大,柳三娘的櫻唇緊緊含住陽具,雙頰不時這兒鼓起一團,那兒
突起一塊,柳三娘的神色卻毫不難受,眼神迷離,雙眼下一抹紅暈,美艷之極。
黃蓉自認比柳三娘要美上極多,此刻亦不由大是贊嘆。
又見男子頭沉入柳三娘胯間,舌頭堪比歐陽鋒的靈蛇,在柳三娘的陰戶上亂
掃,柳三娘一雙白花花的大?#20173;?#38627;伸得筆直,大腿肌肉不住收縮,口裡含著陽具
亂?#23567;?#40643;蓉只覺心慌氣促,那男子舌頭每一下掃動,都像掃在她的陰戶上。她的
血液在燃燒,人也迷迷糊糊,覺得這世界完全不真實,心裡沒著沒落,極想抓住
點什麼。尤八卻極是興奮,穴道已解,血脈暢通,陽具早挺立如鋼,這活生生的
妖精打架令他這花叢老手亦心迷神亂。柳三娘頭部每一下落,他就發出一聲短促
的?#22810;?#32882;,有如給這場淫亂配音。
黃蓉?#30446;?#22914;此多重刺激!
她情不自禁的靠近尤八,男人身上的粗獷氣息沖入她的鼻端,讓她想起晚上
的瘋狂,那時她握著陽具瘋狂的擼動,她坐在尤八身上瘋狂的套弄,眼前的畫面
與她晚上的畫面?#36335;?#37325;合了!她就是柳三娘,柳三娘就是她。她顫抖著伸手摸去。
尤八忽覺胯下伸入一只纖細的小手,顫抖著握在龜頭上,舒爽的感覺一下猛沖上
頭,使他發出悠長的狼嚎。
柳三娘二人也極是興奮,有人旁觀,有人配音,二人很快就進入狀態。男子
將柳三娘扔到床上,雙腿扯得大開,飛身壓上,高高挺起陽具,重重落下。就在
黃蓉眼前,陽具恍如一根木樁直入柳三娘的陰戶盡根而入。她看到那粗硬的?#24847;?br /> 把紅嫩的嫩肉擠開,發出嗤嗤的摩擦聲,頭腦不禁一陣暈眩。那陽物拔出又翻出
一片嫩肉,黃蓉只覺自己也有什麼東西翻了出來。柳三娘美臀使勁前頂,她的臀
部也往前使力。那陽具不像插入柳三娘的陰戶,倒像插入她黃蓉的陰戶!她的手
也不禁緊緊勒住尤八的陽具。撲哧丶撲哧丶撲哧二人交合大起大落,聲
音響得就像在黃蓉耳邊打鼓。尤八還記得要假扮被制住的殘疾人士,黃蓉眼裡卻
只有交媾的二人,她的手隨著男子的節奏握著尤八的陽具大力擼動。尤八不知道
說什麼,嘴裡只會說一個字:操!操!操!男子每操弄一下柳三娘的美屄,
黃蓉每擼一下他的陽具,他就從嘴裡蹦出一個操,剛硬得就像他的陽具一?#21360;?br /> 男子忽然抱著柳三娘狠動了幾下。柳三娘雙手抱著男子的屁股,十指已陷入
肉?#23567;?#20841;人同時發出長長的呻吟聲,慢慢靜止下來。?#31895;?#20182;們總算完事,起身著
衣,黃蓉也滿臉緋紅的長舒了一口氣,?#37027;?#19979;潛。
柳三娘笑吟吟的?#31895;?#23588;八,道:今天姑奶奶的大便宜都被你占了!姑奶奶
的床上功夫怎麼樣?尤八心情猶自激蕩,聞言心甘情愿的道:姑娘好本領,
好騷勁!小人身懷伏鳳十八手,不知姑娘可愿一試!男子聞言雙眉一豎,柳三
娘趕緊抱住他的胳膊道:滾你的吧!姑奶?#25506;?#20818;心情好,不想殺人,就放你一
馬吧!言畢笑吟吟的挽著男?#23588;?#36493;著走了。
大敵遠去。二人心情漸漸平復下來。
黃蓉驚覺自己的玉手還在尤八的褲襠裡,忙不疊的將手掏出來,看見尤八將
頭轉向她,不由心慌想逃;尤八故意惡狠狠的?#31895;?#22905;說:好你個黃?#29275;【尤?#36225;
人之危!張開兩手向她撲來。黃蓉轉身就逃,游開?#25758;劍瑩?#24515;尤八不會游泳,
回頭看時,水面空蕩蕩的,只有一圈一圈水波蕩漾。尤八!她嬌聲呼喊,沒
人回應。哥哥!黃蓉有點擔心了。
突然,漰的一聲,一個人從她身後鉆出來,撲到她身上,雙手環住她的腰。
黃蓉回頭一看,果然是尤八。
死尤八,壞尤八!你敢嚇我!黃蓉雙手擂鼓似的拍打著尤八的頭。叫
黃兄弟擔心了!尤八感動的抱住黃蓉,一口親在黃蓉的嘴上。黃蓉首次遭到郭
靖以外的陌生舌頭入侵,身體一僵。隨即手忙腳亂的推開尤八,倒入水?#23567;?br /> 入水的黃蓉哪怕帶著男子的面具,也美得像條美人魚。尤八邪火未消,這時
眼前又有個大美人,脫得赤條條的,傲人乳峰伸手可握,誘人的玉蚌有如美人的
眼勾,一閃一閃在面前?#31895;?#20182;,尤八這樣的色中餓鬼哪裡肯放過,嘴裡大呼小叫
的追過去。論武功,他連黃蓉的一根指頭也比不過,論水上功夫,卻不在黃蓉之
下。黃蓉看飽了春宮,女人受到這樣的刺激,自然是手軟腳軟。沒游兩三步,美
臀已被拍了一記;她嬌笑著回首看時,只見尤八一個猛子躥入水下,?#21448;?#22905;的胯
間擠入一個大頭。黃蓉兩腿搭在尤八肩上,被他舉出了水面,尤八的大頭緊貼著
黃蓉的陰戶,舌頭拼命往陰戶裡鉆。黃蓉如被火燒,抱著尤八的頭叫了一聲,身
子往後倒去。
尤八搶上,捂住黃蓉的臉就是一頓?#33216;恰?#20182;的舌技極強,牙齒外側,舌根底
部,口內性敏感點無一沒有關照到。不片刻,二人已陶醉在意亂情迷?#23567;?#20841;人不
再游動,漸漸下沉。水慢慢沒過他們的肩膀,沒過他們的嘴?#20572;?#27794;過他們的頭頂。
漸漸的水面的波紋都消失了。
突然,水面大亂,兩人一起沖出水。尤八仰天大?#26657;?#33298;服啊!黃蓉則螓
首後仰,無語向天,除了這一刻,她什麼時候品嘗過如此美妙的性愛!晶瑩剔透
的水珠從她發梢丶潔白如玉的胴體上紛紛滾下。尤八溫柔的抱著黃蓉的腰,吻似
雨點落在黃蓉的耳垂?#30142;?#38968;上。黃蓉?#37266;?#27915;的倚靠在尤八身上,有一下沒一下的
劃著水,什麼家庭,什麼戰爭,都摒之於腦後。
黃蓉的面具在水中已泡了頗長一段時間,這時在尤八的熱吻之下,邊緣翻了
起來。尤八輕咦了一聲,伸出兩指一揭,一張美艷不可方物的臉出現在眼?#21834;?br /> 尤八大為驚訝,仔細端詳,驚叫道:原來昨晚的女鬼是你!又急忙?#30446;?#36947;:
原來不是女鬼,是黃兄弟!黃蓉謔笑著盯著他,眼裡是化不開的情欲,道:
怕了吧!
尤八是個膽大包天的色鬼,越是美女,越是騷勁大發。聞言涎著臉,將下身
陽具在黃蓉股溝裡挺動,嘴裡邊親黃蓉的臉頰邊說道?#22909;?#22899;啊,你昨天嚇得我
夠嗆,今天你可要賠我!黃蓉忍著他的騷擾,調笑道:我可不以身相許喲!
尤八雙手撫上她傲人雙峰,說:那可由不得你!嘴湊到乳頭上,用力吮吸了
一口,說道:我一晚都夢見這對大?#22871;櫻?#21448;用手在黃蓉下身掏摸了一把,說
:還有這個勾死人的好洞洞!
黃蓉看了一大場春宮戲,下體泛濫成災,又與尤八一陣浪漫的?#20998;穡?#26089;已忍
無可忍,滿面紅霞的斜了她一夜,回首綴住他的嘴唇,說道:那還等什麼?你
的伏鳳十八手呢?盡情用出來吧!
尤八怎會客氣,一雙怪手早在她腰臀之處上下其手,舌頭則沿著她的雙峰吻
下去。這麼美的女人任自己為所欲為,尤八恍如夢中,嘴裡呢喃:樂意效命,
哪怕精盡人亡!
黃蓉感覺到尤八將頭伸到她的胯下,舌頭輕觸她的陰戶,手也在大腿敏感處
輕柔的撫摸,異樣的快感傳遍全身,她嬌軀顫抖不已,暴露著的一對傲人的大奶
子急劇起伏,雙腳忘了劃動,往水裡沉去。尤八抱著她的美臀,埋首胯間狂舔,
腳卻向淺水區劃去。黃蓉只懂得用手按住尤八的頭,頭腦一片空?#20303;?br /> 河水在拐彎處變緩,變淺,人躺在水中,水也不能沒過人的頭。尤八將黃蓉
平放在水中,眼裡噴火,眼前的尤物無一處不美,眼梢眉角又充滿迷人的風情,
不知自己幾世修來的福分,能得享如?#24605;?#40599;!他俯首黃蓉胯間,覺得自己平生吮
得最樂意的就是這次。黃蓉情不自禁分開了雙腿,以便讓尤八的舌頭更深的舔弄,
手抓住尤八的陽物慢慢擼動。眼前掠過柳三娘吞吐的畫面,雖然還是有點不習慣,
卻嘗試著伸出香舌舔了舔,那種男人的騷味并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難聞,這才往口
裡送,學著柳三娘的樣兒套弄。尤八大出意料,這美女如此主動,令他興致勃發,
差點失控,忙深吸一口氣,笑道?#22909;?#22899;騷勁大啊!受不了了嗎?
黃蓉白了他一眼,牙齒摩擦到包皮,尤八倒吸一口涼氣。黃蓉學習天分極高,
尤八又極擅調教之道,若是黃蓉搔到他的癢處,他便獎勵的在黃蓉的陰蒂上輕舔。
不一會,黃蓉已不學而會,或是大口吞吐,或是舌尖繞著龜頭打轉。尤八不甘示
弱,配合她的節奏,手指也不安分的插入了黃蓉的陰道中,充實的快感讓黃蓉如
在云端,頭腦一陣眩暈,情不自禁呻吟出聲,心裡這才明白為什麼有些女人會那
麼忘形的叫床,因為這根本就不是自己能控制。
黃蓉的嬌吟無疑是火上添油,尤八本已急不可耐,這下感覺到身下美女高潮
將到,手忙腳亂的調轉方向,略瞄了瞄,哧的盡根而入,不管不顧的沖撞起來。
兩人身下的水也配合的發出坉坉坉的聲音,水波四散。
黃蓉美臀使勁前頂,雙腿高舉,幾可到頭,頭也使勁前湊,身體彎曲如弓。
紅唇微張,口裡不住往外冒出涼氣,雙手緊抱尤八的黝黑的屁股,使勁下按;心
裡?#23588;?#38275;過一個念頭:還是男人在上面帶勁兒啊!旋?#20013;?#32005;得咬緊銀牙:所有的
血液都像集中到那兒去了,叫人忍不住了啊!尤?#22235;?#30889;大彎曲的玩意?#36335;?#26371;瞄準,
一下一下都撞正在她最敏感的點上。很快黃蓉就不知今世何世了,頭腦一片空白,
元神也緊縮到陰戶裡去了似的,嘴裡嗚嗚咽咽的不知說些什麼,全身緊繃,陰戶
像榨汁機一樣規律的吮吸。尤八忍耐不住,大?#26657;?#25805;,操,我操死你,我操死
你!操到底時,小腹緊貼陰戶,毫無縫隙,男人發射的時刻到了!尤八猛地摟
住黃蓉不動,陽具噴出的激流打在花心上,令黃蓉的嬌軀猛顫,陰戶猛烈收縮,
魂兒都像沒了。
雖然射精可能會讓她?#35328;校?#22905;心裡卻沒有絲毫的反對。管它天崩地?#30505;?#25105;
只要這一刻!這一刻就好!她心裡不管不顧的忖道。
兩人癱軟在水裡。
尤八軟趴在黃蓉身上,陽具仍塞在陰戶裡。黃蓉累得一根指頭也不愿動。尤
八卻是情場老手,如?#24605;?#20154;,只享用一次豈不是暴殄天物!他的眼定在黃蓉身上,
他的手仍溫柔的在黃蓉的乳房丶大腿上撫摸,又給黃蓉按摩腰?#21462;?#40643;蓉兩眼迷離
的望著他,?#31895;?#20182;忙碌,忖道:還是和初識時一樣的猥瑣,和靖哥哥簡直相差得
天遠地遠,我怎麼和這麼一個人狂亂了一晚又一個白天?莫非是他能給自己帶來
從未有過的快樂?罷罷罷!亂就亂今日一朝,明日我還是那個天下景仰的黃蓉!
他下身的陽物又硬起來,用手一?#26855;?#23601;硬硬的翹起,比靖哥哥真是強多了。男人
的這個東西真是奇怪,一人一個樣,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樣?#31354;?#25163;段高超,可能就
屬尤八了吧,人也溫柔,拿來做情人也不錯的吧!
黃蓉在胡思亂想,尤八自然不會老老實實的按摩,?#31895;粗?#25163;就在黃蓉的
要害地帶活動起來。黃蓉今天很奇怪,存心想放縱一把;今天她就是要把伏鳳十
八手領教一番。
她星眸微閉,任尤八施為,嘴裡不時發出一兩聲嬌吟,嬌軀慢慢的火熱,乳
房鼓脹得自己都感覺得到。尤八極?#24515;?#24515;,慢條斯理的撫摸吸吮,在黃蓉的嬌軀
上,每一寸肌膚都留下他的吻痕。快感像龍卷風似的,從每一寸肌膚被發掘出來,
漸漸集中在幾個敏感點上。
當尤八的大嘴覆上她的乳房,吞下她的乳液時,黃蓉忍不住抱住尤八的大頭,
把他按在自己的美乳上,下體卻又像火燒似的,空虛難耐。尤八故意?#33067;?#22905;,只
在陰道門口蜻?#33136;c水般,眼睛卻不懷好意的?#32972;?#40643;蓉。黃蓉兩腮緋紅,心頭火熱,
瞪著尤八嗔道:死淫賊!雙腿不覺勾上尤八的屁股。尤八笑嘻嘻的看她,由
著她雙腿使勁,陽具就是不插進去。
當姑奶奶沒法子嗎?黃蓉騰的推倒尤八,自己騎到尤八身上,陰戶納入陽具,
屁股先是畫了幾個圓弧,覺得輕飄飄的不過癮,隨後以深蹲式大動,得意的對尤
八一笑:姑奶?#22871;?#26202;就是這麼解決的!尤八不想讓她這麼得意,手扶住她的腰,
屁股大動。這滋味,比晚上美多了!黃蓉像騎在小紅馬上,身體規律的起伏,情
欲的快感一波接一波,她感覺到,那夢寐以求的極樂之境又快到了。這?#36784;紓?#37101;
靖不能給她,小紅馬也不能給她。
尤八咬緊牙關,這美女太誘人了,不能這麼就射了,他拍拍黃蓉的屁股?#29801;Q
了個姿勢,站?#36817;S蓉的後頭,把黃蓉的雙腿抄起,陽具居高臨下,猛插入黃蓉的
陰戶。眼前的玉體優美的曲線由雙肩縮窄到腰,又迅速擴大為豐滿的臀部,玉蚌
一片泥,美不勝收。
黃蓉勾下頭,水面如鏡子,她?#31895;?#23588;八站在自己身後,粗粗的腿,腿毛茂盛,
糾結著蔓延到大腿根,陰囊一蕩一蕩。二人交合的地方,陽具青筋暴露,呲的帶
著火一般沖入一片嫩肉之中,那是我的屄啊!黃蓉?#31895;?#23588;八的陽具沒入自己體內,
胸口像壓住了一塊巨石,喉嚨嘶啞,積聚的高潮瞬間爆發,啊!她狂嘶亂喊,
嬌軀狂扭,向尤八猛力索取。這一刻,她魂靈飄飄蕩蕩,不知所往,全部的思想,
都隨著血液融為一點。那個點,完全被一個叫尤八的淫賊控?#30130;?#35201;她樂就樂,要
她悲就悲。她的肉體,這一刻不屬於她。
當她似悲似怨的聲音弱下來的時候,發現全身大汗淋漓,尤八伏在她的背上,
陽精沖入她的花心。她雙手支撐不住,兩人一起滾到水中,清涼的水使黃蓉稍稍
清醒。耳邊尤八綴著她的耳垂,說:尤八的床上功夫怎麼樣,黃女俠?

持久液
羽毛球灯光布置
甘肃十一选五人工计划 快三和值复式 二八杠 52倍彩票 360不能买彩票 福利彩票近期走势图带坐标 后三组六不亏方法 广东快乐10分技巧 年期特码表 爱彩网 云南快乐10分前三直最大遗漏 湖北11选5是什么时候开始 pk10全天计划网页2期版 陕西11选5不开奖结果 澳洲幸运10是什么